首頁 > 新聞中心 > 國際 > 正文
退出《開放天空條約》 美國邁出瓦解全球安全體系“又一步”
更新時間:2020-06-04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光明日報駐莫斯科記者 韓顯陽?

  俄羅斯總統普京5月30日主持召開聯邦安全委員會會議,以確定俄應對美國5月下旬宣布退出《開放天空條約》后的最終立場。俄外交部主管軍控事務的副外長里布亞科夫稱,美此舉是其促使全球安全體系瓦解邁出的“又一步”。

  美宣布啟動退出《開放天空條約》程序

  《開放天空條約》于1992年簽署、2002年生效,其中包括俄羅斯、美國以及大部分北約組織成員國在內的34個締約國。根據此條約,締約國基于增強軍事透明度、減少誤判目的每年可對其他締約國的全部領土進行約100次空中非武裝偵察。

  以“俄羅斯違反條約有關規定”為理由,特朗普政府5月21日通知各締約國稱美國啟動退出《開放天空條約》程序。此間觀察家指出,美“退約”理由主要有兩點。一方面,美認為俄偵察機在飛越美國領土時態度“粗暴”,將原本旨在增加互信的《開放天空條約》變成了使用精確武器對準具有戰略意義的美歐目標的“進攻性試探”,條約在俄手中變成了恐嚇和威脅的手段。2017年8月,俄空軍圖154偵察機在美國領土上空掠過華盛頓的白宮、國會、國防部、中情局,??靠偨y專機的安德魯斯空軍基地,繼而飛越特朗普正在度假的新澤西州貝德明斯特鎮、總統度假地戴維營。另一方面,美國指責俄拒絕美偵察機沿著俄與阿布哈茲、南奧塞梯邊界開展觀察飛行;俄拒絕美偵察機依據《開放天空條約》在克里米亞機場加油,以此宣示“克里米亞是俄領土”;限制美國及其他締約的北約成員國飛機在俄飛地加里寧格勒上空飛行,使其無法偵察到俄部署于此、針對北約國家的中短程導彈。

  特朗普在宣布“退約”當天解釋這一決定時說,盡管美俄關系很好,但美國決定在俄方履約前退出,“未來雙方很有可能會達成一項新協議”。

  俄稱不會歇斯底里對待美“退約”

  對于美方的“違約”指責,俄政府均予以堅決駁斥。里布亞科夫說,美國去年單方面退出《中導條約》,造成對于全球戰略穩定發揮關鍵作用的條約崩潰,而如今再次指責俄不遵守條約,是與此前如出一轍的“幌子”。

  俄政府當前的立場是,只要《開放天空條約》有效,就會完全遵守該條約賦予的所有權利和義務,同時也期望《開放天空條約》所有締約國也認真履行各自義務。

  俄戰略學界認為,《開放天空條約》的重要意義在于確保在歐洲范圍內軍備可預測性、相互信任,發揮增信釋疑作用。換言之,《開放天空條約》的象征意義大于實際意義,政治價值高于軍事價值。隨著衛星偵察技術提高,《開放天空條約》框架下允許使用的相機分辨度與目前遙感衛星水平類似,而在合成孔徑雷達偵察方面,商用衛星性能甚至優于《開放天空條約》允許水平的空中偵察。與此同時,偵察飛行所獲取的圖像、數據均是《開放天空條約》簽約國認為可以看的,秘密性不強。

  不過,俄方淡定的背后其實也有憂慮。迄今為止,俄羅斯是唯一一個根據《開放天空條約》偵察美國的締約國,僅2019年就曾在美國領空進行了數次此類飛行。美國一旦“退約”,俄會失去在美國領土上空完成觀察飛行的機會。與俄相比,美則吃虧較小。通過使用比俄更先進的軍事和商業衛星,美可以從太空對俄偵察拍照。同時,由于美國北約盟友繼續實施觀察飛行,使其毫無疑問可“共享”到盟友利用偵察機拍攝到的俄戰略設施情報。

  美方“退約”招致國際社會批評

  特朗普政府啟動“退約”程序后,美國的歐洲盟友紛紛呼吁美重新考慮其“退約”決定。法、德、意等歐洲10國5月22日發布聯合聲明,對華盛頓的決定表示遺憾,認為《開放天空條約》是過去幾十年來在確保歐洲大西洋地區的透明性和安全性方面加強信心的關鍵因素,“將繼續遵守條約義務”。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呼吁美國重新考慮此項決定,稱該條約是軍控關鍵組成部分,也是互信和安全的重要措施。

  美國《國家利益》雜志日前撰文指出,退出《開放天空條約》將繼續破壞美蘇幾十年前建立起來的軍控體系,導致世界處在與1962年加勒比危機同樣的危險狀態中。德國《世界報》稱,美國退出《開放天空條約》,導致其軍機不能再飛越俄領空以及無法通過外交渠道公布和討論衛星偵察資料,“完全是失敗之舉”。

  俄羅斯輿論則認為,由于處于美俄導彈對峙的最前線,歐洲國家更為焦慮。依據《開放天空條約》,一些偵察能力較弱的歐洲國家可共享美偵察機收集到的俄方軍事情報。美“退約”,意味著這些國家將失去一個重要的情報獲取手段,直接影響其安全利益。

  此間觀察家指出,俄羅斯已經制定應對美退出《開放天空條約》的B計劃。首先,以終止與北約國家的《開放天空條約》為籌碼,通過談判促使美盟國拒絕向美提供依據《開放天空條約》獲取的俄戰略性武器情報。其次,充分發揮俄現有潛能,加大力度發展遠程智能技術,彌補無法依據《開放天空條約》對美實施空中偵察所造成的損失。再次,深入美國“后院”,俄根據與中南美洲國家建立的全面伙伴關系達成類似《開放天空條約》的協議。

  自特朗普就任總統以來,美國“退約”成了國際政治高頻詞。2018年,美退出伊核協議。2019年,美終止與俄羅斯達成的《中導條約》。退出《開放天空條約》后,特朗普已經瞄準了《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如果美俄在該條約明年2月到期前沒能完成“續約”,則全球安全體系真正危如累卵。

 ?。ü饷魅請竽箍?月3日電)

  《光明日報》( 2020年06月04日?12版)

相關閱讀: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
  • 圖文推薦
點擊排行
别人给赚钱 咋回复 四川金七乐开 上海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秒速飞艇APP软件下载 四川体育彩票金7乐 楚天风采30选5走势图 喜乐彩中奖查询 四创电子股票行情 忠旺股票 江苏快三app 河北11选5任选五遗漏